Curtius

【胜出】夏日鬼畜

*原创人物出没


*严重ooc,天雷滚滚


*同居设定


*没有肉很无聊


*想吃冰淇淋


(1)

    用冰淇淋勺子舀出满满一勺冰淇淋,放到冰镇的铁板上,从中间稍稍往两边扒开,填入棉花糖、奥利奥碎片或者是彩色的糖针,加入一个打碎的华夫就是一个特别好吃的冰淇淋了。

    做完这一个,我叹了口气,稍微甩了甩早就酸痛不堪的手臂,接着将成品递给了站在我右边的收银员,然后抬手解下围裙,向更衣室走去。

    “哟,藤子,怎么样感觉还适应吗?”同在换衣的经理向我打招呼。经理是母亲的朋友,所以各位的照顾我。“托您的福,感谢关照!”微微鞠躬,内心真切地感谢她对我的关照。“啊,对了,这个贴纸是你的对吧?听店员说这个好像很贵来着……”她把手伸进口袋,掏出了……

    人偶的闪亮微笑销量版贴纸!

    “啊!太感谢您了!这个如果丢掉的话我怕会相当困扰的!”此刻的我并顾不上礼节,三步并作两步走到经理跟前,将贴纸握在了手心中。“我觉得你会需要这个。”她向我的手中塞进了一管强力十足的胶水,“真的非常感谢您!”“别忘了你下午还有班,那么等会儿见。”等经理关上了门,我马上把自己的帽子摘了下来。这珍贵的贴纸本来是粘在这顶帽子上面,鼓励自己第一天上班,“作为一个合格的粉丝应该像人偶保护大家一样好好保护贴纸才对!”将胶水涂在贴纸上再黏在帽子上的我恶狠狠地嘀咕。

    才不是贴纸粘性不好,就是帽子的错。

    人偶的一切都没有问题!

 

(2)

    果然这就是夏天啊…

    排队的人从来没有断过,我在心里暗自嘟囔,但手部却仍保持着将冰淇淋搅拌翻盖的动作,顺便努力保持着脸上的微笑。

    从刚才就想说了,队伍中的骚动到底是来自于哪里……?

    然后我抬起了头。

    然后……

    我就这样呆呆地看着眼前的客人。

    是爆心地!

    不管你信不信,我真的是一个认真工作的人,但那一刻我却实实在在地被震惊了。试想一下,只在电视中出现的Top2英雄突然出现在了眼前。

    上帝!

    然后,他就那样看着我,眉毛微皱,“我说,你看够了的话可以帮我点单的吧?”“啊?哦,对了,非常抱歉!”我马上鞠躬表示歉意,然后努力克制自己激动到仍不住上扬的嘴角。“那么爆,不是,先生请问您要一份什么样的冰淇淋呢?”

    接下来我对我看到的一切产生了怀疑。

   

    在面临生命危险时仍然敢杀敢打,决绝果敢的爆心地英雄在面对冰淇淋味道这一问题上无比认真,甚至尝遍了冰柜里的每一个味道,最后回答:“还是草莓味的吧。”

    啊,粉色的少女心冰淇淋。

    诶?还是?

 

(3)


    “您是要草莓味是嘛?”我试探着再一次问道。不知道怎么说,粉色总觉得和爆心地有着十足的违和感。

    “啊,没错啊?”爆心地先生蹙了蹙眉头,但还是硬生生挤出了耐心回答了我的提问。

   “啊,非常抱歉,请您稍等!”顶着巨大压力的我颤巍巍持起了冰淇淋勺,挖了满满一勺。生怕不够,压实了又来一勺。

    和冰淇淋相比一定是命更重要。

    “请问您在冰淇淋想加些什么呢?”我这样问道。

    “草莓干,糖针,少量巧克力。“这次不像是选冰淇淋时的犹豫,他回答得干脆利落。“草莓酱少加一些。”他看着我伸向草莓酱罐子的手,“太甜了,会腻。”

    如果会腻的话不要选草莓味不就好了吗?但我当然是不敢明目张胆说出这些话的,因为此刻我头顶上有一道目光紧紧锁着我,看着我的动作,好像是在考察每一滴草莓酱的质地。

    作为一个及其具有责任心的人,我还是努力维持着表面微笑,然后将冰淇淋递给结账的同事。正当我松了一口气打算迎接下一位顾客,我抬起头……


    才怪啊!爆心地你是个英雄吧我是个良民哪怕刚刚在心里吐槽了你一两句也不要用那种审视犯人的眼神盯着我吧!!!

    “喂”,他好像想说些什么,努力了很久,皱着眉头,“那张贴纸哪来的?”

    所以你刚刚只是想问这个是嘛???爆心地先生您可还真是个自尊心溢满每个毛孔的男人啊……“是我一直盯着抢到的,难道爆心地先生也关注人偶周边吗?”

我发誓我真的真的只是随口一问,下一秒我竟然闻到了硝化甘油的味道,左手握着一盒冰淇淋的爆心地先生,右手竟然炸裂出危险的火花,眉头紧皱,眼睛似乎更红了。“谁说我在乎那个废物的?”,此刻的爆心地简直就像是地狱的使者,不,撒旦。

    “爆,爆心地先生请您冷静啊啊啊啊啊啊!”我必须承认,那一刻我慌了。慌到口无遮拦双手不知放在何处。“对不起,非常抱歉我不应该提到人偶我知道你和他是宿敌不想看见他我错了!”然后我闭眼双手摘下帽子递到了他的手中。我以为那一刻我的帽子和我的贴纸会为了我的命而永远和我说再见,可意料之外我没有听见声音,稍稍睁开眼睛的我,看见了已经转身离去的爆心地,依旧是左手好好握着一盒冰淇淋,右手……

    攥着我的帽子。

    咦?

 

(4)


    今天也是上班的一天。

    站在镜子前面刷牙,看着眼前黑眼圈严重的自己,不由得就想到了昨晚的恶梦和昨天经受的死亡警告。梦里的爆心地手上不停地爆破着,炸光了我房间里所有的人偶周边,毁掉了记录人偶行动的所有移动硬盘,最后吃着草莓冰淇淋扬长而去。

    上帝。

    这个的结果十分严重,以至于我今天的工作总是心不在焉,“藤子…藤子?”“啊!”我一下子从思绪中被拉了出来,抬头看向面前的客人。

    然后你猜我看到了什么?

    上帝哈利路亚圣母玛利亚我佛慈悲释迦摩尼!

    我看见人偶了。

    是真的,会呼吸的,人偶。


    如果我是人偶,我会看到我对面的这个小店员呆滞地望着他,像是看到了天使,看到了希望,看到了人间之光,尽管她右手上毫无意识却死死的抓着冰淇淋勺,眼里竟然有泪水。


    “欸欸欸?你还好吗?”人偶说话了!我想出声却发现喉咙有一种阻塞感,我努力点头,然后发现手上有一滴滴水。“要擦一下吗?”人偶关切地看着我,递给我一张纸巾。“不不不不用了”,话是如此,但身体十分诚实的我还是将纸巾拿了过来,一叠两叠三叠,然后摊开手绢把纸巾好好包了起来。这时候我的服务意识才回到了我的脑子里。

    “请问您需要点些什么吗?”我左手拿着冰淇淋盒,右手握着冰淇淋勺紧张到不敢抬眼睛。“啊,给我来一份草莓冰淇淋,加草莓干、糖针和巧克力,啊,对了,巧克力不要太多。”


    ……我怎么觉得有点耳熟。


    “少量草莓酱?”有一个略低一些的男声出现在了我的脑海中,意外重合了起来。“你怎么……?”人偶一脸疑惑地看着我。“是爆心地先生昨天来点的单……”“欸?”他看起来也相当震惊,“所以这几天出现在冰箱里的冰淇淋是小胜不是妈妈买的吗?我就说这个距离这么远的冰淇淋店妈妈是怎么没有化掉带回来?难道是小胜用了爆破吗?明明只是随意说了一句想吃而且当时还被他嘲笑了,小胜现在已经可以飞得这么远了吗,进步好大啊我也得努力……”剩下的我也听不清楚了,我知道人偶的碎碎念是一个出名的毛病我最爱的萌点之一,可此刻我满脑子只有一个问题。


    “你们是在同居吗?”可能是人偶太好相处了,那一刻我竟然问了出来。


    “欸欸欸?啊,那个,也没有,不是,我……”然后我看见这个我追了十几年的top1英雄人偶,他的脸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变红。“那个……我,不是……”

“喂,废九。”我往右一看,声音的来源,正是我昨天恶梦的主导者爆心地先生。

“小胜?你不是去停车了吗?”人偶脸上还带着尚未褪去的红色。

“只有你这个废物才会浪费这么久的时间一个人不知道胡乱跑到哪里去吧?”爆心地皱着眉头,然后将手里的一袋鲷鱼烧塞到了人偶手上,“再跑这么远我就弄死你。”

“啊……小胜也真是的,说话总是这样不行啊。”“烦死了!赶紧去超市然后回去。”


    ……所以最后谁都忘了冰淇淋吗?我看着右手握着的冰淇淋勺叹了口气,刚刚在爆心地衣服上的人偶贴纸绝对是我贴在帽子上的那个,也不知道这么牢固的胶水爆心地是怎么一点点弄下来而且一点都没有折痕破损……

    我感觉我好像得知了一些我不该知道的什么。

 

(5)

    我是一个店员。

    我是一个丢失了贴纸丢失了睡眠还丢失了我的偶像的店员。

    我好累。


【胜出】本能和阳光

*ABO孕期设定

*A咔O久

*人生这么苦还是吃点糖吧

*狗血ooc

        电脑边上的手机传来了滴滴声,爆豪胜己摁掉了闹钟,确认了时间,摘下眼镜整理文件。
       
        按照一贯所得来的规律睡到此刻的绿谷出久应该快要醒了。孕期的omega情绪浮动很大,虽然绿谷出久不太表现出什么,但是爆豪胜己绝对不会落下爱人此前因为睡醒后身边没有alpha陪伴的失落神情。在这之前,他快速去了一趟厨房,倒好出久需要的白开水和维生素药片,然后才走进了卧室。
       
        像往常一样,爆豪胜己轻轻走到床边的椅子旁,轻放水杯,坐在位子上等着出久的醒来。看着因为孕期稍显圆润的爱人,看着阳光投过窗子,越过他轻轻洒在爱人绿色的头发和小雀斑上,他的脸上是自己未曾意识到的柔和。

        孩子的性格或许更加像他,有些许吵闹,这给本身因为OFA就有身体负担的绿谷出久来说带来了更大的麻烦,譬如比别人更加严重的妊娠反应和常见的拳打脚踢。他看着绿谷,伸出手,穿过午后干净透彻的阳光,覆到了绿谷比他小一号的手上,随着绿谷轻轻的呼吸感受这温暖平和的安详。
      
        感受到手下的微微颤动,他知道出久快醒了便释放出适量能让omega安心的alpha信息素,书上说alpha的信息素对抚慰omega有非常好的作用效果。绿谷出久模模糊糊地睁开了眼,两个小时的睡眠让他声音有些许慵懒,“下午好,小胜。”,刚刚睡醒的爱人用手揉了揉稍有干涩的眼睛,然后露出了令人暖心的微笑。
  
        “笨蛋废久,你忘记吃药了”,爆豪胜己把药放到绿谷出久的手里,看着他面带微笑说“麻烦小胜了”,然后把药片吞进肚子,缓慢地抿着温度刚好的白开水。“眼睛难受就滴眼药水少用手啊你个笨蛋!”往床头柜柜面上一扫,他拿起缓解眼疲劳的红色药水,用枕头垫高出久的后背。
       
        “知道啦,下次不会了。”绿谷出久对着自己体贴但又嘴硬的爱人再次微笑,乖巧地靠在枕头上微微仰头,他感受到自己的眼皮被轻轻翻起,接着两滴略带冰冷的液体恰到好处地落到了干涩的部位。
       
        太乖了,爆豪胜己心里暗自想到,他看着带有小雀斑的爱人悄然闭眼,却不忘记带着美好的笑颜,好闻的omega信息素和自己的信息素相互融合,他有点不受控制,低下头,缓缓吻上了自己的爱人的唇,也只是停留在这个层面。“嗯?”他听见爱人略带疑惑的疑问,他不知道怎么去解释索性抱紧出久加深了这个吻。
       
        怎么说呢,因为alpha的本能反应,因为阳光正好,还是因为你的存在突然让我感受到了无比的温暖?爆豪胜己知道但却并不想深究,他只是做了那一刻自己想做的事情。而此刻的他加深这个吻,却只是单纯地想把绿谷吻到头晕,不想让他探究到自己那一个纯洁得一塌糊涂的吻的含义
       
        没错,一定是这样,或许是因为我们结合后的本能相吸,或许是因为阳光正好,反正绝对不是因为对废久的又又又一次心动。爆豪胜己抱着自己怀里被吻得七荤八素找不着北的绿谷出久,为自己找到的理由沾沾自喜。
   

【有阳光的午后自娱自乐的产物】